村长关押江寻菱的事,很快在村子里传开。

这得归功于李婶,因着昨晚忙活大半夜,也没什么功夫继续睡觉。

索性做完早饭,早早去河边把昨天小孩弄脏的衣服洗洗。

因为很早,河边还没什么人,即使这样,天边太阳却早已早早挂起。

大约过了半刻钟时间,陆续有其他妇人来洗衣服,见到正在搓衣服的李婶,惊讶说道:“李婶子这么早就起来洗衣服了?”

李婶拿着棒槌的手一顿,皱着眉说道:“害,你别说,昨天晚上一宿没睡。”

那妇人一听李婶这么说,立刻来了兴致,凑近打听:“哦,我早上听隔壁王婶说,昨天晚上有人闹祠堂啦?”

“哪是闹祠堂。”李婶忽然声音变小,神神秘秘凑到人跟前窃窃私语:“我和你说……”

那人听了,惊呼出声:“哎呦,这可真是老糊涂了。”

“我看那江年好好地,身上也没受伤,怎么就到处说燕炽家的欺负他。”

“啧,那江年不知给村长下了什么迷魂汤,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就算江寻菱性子不怎么好,但也不能让汉子那样对待他啊。”

“老糊涂了。”

一传十十传百,传得整个村里妇人都知道,村长为了江年让汉子把人双儿捆起来这件事。

江年辛辛苦苦在万水村积累起来的名声,在一夜之间全没了。

从有知识学问的私塾先生,变成勾搭村长汉子的魅狐双儿,也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

自从谣言在村里散开后,江年这几日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只要出去就能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还有人用异样眼光看着他,那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这都是江寻菱的错,若不是他没和自己道歉,李旧也不会想着要替他出头,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把什么责任都推到他身上。

可他也只能这样暗自愤愤不平,在心里更加埋怨江寻菱。

村子里这几日谣言传得厉害,那天晚上的事情,几乎成为村里双儿妇人饭后谈论的焦点。

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有人在说这件事,自以为自己是知情人的李旧,从心底为江年感到不平。

江先生只是在讨回公道,用的方法有些错误,但谁没犯过错呢?

偏偏这些人,死抓着这点不放。

他觉得这些人一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坐在那里动嘴皮子。

于是从田地里回来,遇到那些妇人坐在那里乱说,再也忍不住怒吼出声。

“你们知道什么!江先生才不是那样的人。”李旧怒气冲冲,瞪着眼,眼神恨不得要吃人。

“哎呦,吓人一跳,突然发什么疯。”

“又没说你,跟个疯狗一样。”

狡辩无果,还被骂是疯狗的李旧,像是疯了一般大吼:“你们什么都不懂!!!”

吼完后沉着脸往家的方向走去,路过燕炽家恶狠狠瞪了几眼,才不甘心离去。

都是江寻菱的错,都是他的错,要找个机会把江寻菱杀了,这样江先生就不会伤心了。

对,他把江寻菱杀了就好。

此时燕炽家里。

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男人像保护贵重物品一样寸刻不离,弄得江寻菱都觉得他有些大题小做。

江寻菱从被男人抱回来开始,就一直在房间里没出去过。

“我没事了。”

“是我不好。”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一时间房间里气氛变得安静,

燕炽坐在床边,眼睛直勾勾盯着江寻菱,模样像是做错事在反省的狗狗。

江寻菱被看的心软。

这件事明显不是燕炽的错,可这俩父子却都觉得是自己的错。

小的哄出去了,现在又要哄大的。

“别担心了,嗯?”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被燕炽弄受伤的呢,江寻菱在心里想。

燕炽把人抱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