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聚宝说完后,周围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这能是一个小孩说出的话?

心思也太歹毒了点。

江寻菱对这些话倒没什么反应,江年的孩子能说出这种话,他早就知道。

看着小胖子哭花的脸,脑海里瞬间浮现“大冤种”这三个字。

真可怜,这得被骗得多惨才会哭成这样。

但最关键的还是要安慰自家崽,听了那么难听的话,心里肯定会不好受,所以才会动手打人。

“娘亲不会不喜欢你的,父亲也不会不喜欢你。”江寻菱说完看向燕炽,“对不对,燕炽。”

面对江寻菱的问题,燕炽很配合回答:“不会。”

“是你打我家宝!?”张母见欺负她家孩子的是个柔弱双儿,而且身边连个汉子都没有,瞬间支棱起来了。

一个双儿她还是能打得过的,冲上去撸起袖子,准备好好质问一番。

江寻菱在一旁抱着江厌,看见张母气势汹汹的模样,心里大概率希望他们打起来,最好把江年打的鼻青眼肿。

可有李辰在,他注定看不到这个热闹场面。

“殴打先生是要被抓牢里的。”李辰挡在江年面前,满脸严肃说道。

来之前没想到过先惹事的是燕鱼,加上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这多少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更下不来台的是江年,张聚宝的话,让他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剥掉衣服,站在街上供人观看的囚犯。

“那先生小孩殴打别的学生,就不要被抓牢里了?!”张母扯着嗓子说道,随即又看向江年,眼睛上下扫了几下:“小孩都那么恶毒,保不齐大人也恶毒的很,还自称先生,我看就是个地痞流氓。”

说完,大声“呸”了一声。

江年的脸色肉眼可见变得难看,他掰开燕鱼攥着他的手,恨不得现在就和人脱离关系。

现在这尴尬局面都是燕鱼造成的,他得说些什么撇清他和燕鱼的关系,不然他就真的成为这个妇人嘴里说的那种人了。

“娘亲……你怎么了?”燕鱼注意到他娘亲有些不开心,昂着头疑惑地问。

江年低着头,皱眉低声呵斥:“别叫我娘亲,这么歹毒的话是谁教你的?”

这句话,听着多少有些无情。

燕鱼听到娘亲不仅没有夸奖他,还说出这种话,脸上还露出厌恶的神色,一下子愣在原地。

脸上表情有些惊愕,更多的是难过。

他突然害怕了,害怕因为自己导致娘亲不开心,于是燕鱼更加着急地说道:

“娘亲不喜欢鱼鱼这样做吗?娘亲不是很讨厌江厌吗?”燕鱼攥住江年衣袖,声音颤抖,“娘亲不要讨厌鱼鱼好不好?鱼鱼去和他们道歉…”

“闭嘴…”江年有些忍无可忍打断燕鱼。

燕鱼哀求带着颤音的声音,落在江寻菱耳朵里,听得他心里一颤一颤,他不忍心再听下去,抱着江厌准备离开。

别人家的事他不打算继续听,再说燕鱼也是活该,毕竟欺负过他家的崽。

“我们走吧。”江寻菱拉着燕炽准备离开。

燕炽早就想离开,这下听到自家媳妇这么说,立刻应到:“好。”

“江寻菱。”李辰听到江寻菱要离开,下意识喊住对方名字,他的视线落在牵着燕炽那双手的手上,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地问:“你真的不喜欢我了?”

江寻菱觉得他就不该停下脚步,这人怎么还那么执迷不悟,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这种陈年旧事还拿出来问。

“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你?”

李辰攥紧拳头,心底的不甘越发越强烈:“你不是说喜欢会写诗,懂得风花雪月的人吗?可是这燕炽两样都不会,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这话听的江寻菱莫名其妙,他没忍住骂道:“你有病吧?”

说完头也不回怀里抱着江厌,手里拉着燕炽准备回家,顺便身边还跟着林呦呦。

李辰愣住,江寻菱那宛如看什么厌恶之物的眼神,看得他心脏生疼。

当初对方还喜欢自己时,他到没觉得什么,现在不喜欢他了,心里却又很难受,大致可用失魂落魄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