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意眨着无辜的双眸,内心充满了对男主的信任。

可这话落在此时刚输给姜意的曲桑宁耳中,那可就不是什么值得感动的话了。

曲桑宁并不为姜意的话感到舒畅,望着姜意的目光满是敌意。

迎着男主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目光,姜意不由自主就往戚宴清身后挪了挪。

曲桑宁这会儿的目光过于凶狠,注意到姜意往自己身后躲的举动,戚宴清就抬手轻拍了下姜意的胳膊,以示安慰。

不过这动作,却看得原本就恼怒的曲桑宁更是一阵火大,“你不向着我!”

被质问的戚宴清:“……”

被自己的竹马兼心上人这样质问,戚宴清心里也不怎么舒服。在戚宴清自小接受的教育里,无论输赢都要保持应有的风度,曲桑宁今天的做法绝非君子所为。

可眼见自己的心上人眼睛都红了,戚宴清就不忍心再对他说重话了,只道:“桑宁,不要无理取闹。”

殊不知,他这话说了还不如别说。

自小以来,戚宴清都是无条件跟随站在曲桑宁这一边的。而今天,戚宴清不仅向自己的对手笑,给他戴花冠、颁奖,还给他擦汗。

种种积累在一起,曲桑觉得他就是个十足的背叛者!

戚宴清这句‘无理取闹’,让曲桑宁觉得恼火极了,也觉得委屈极了。

他不会对着自己的竹马兄弟发火,故而便将怒火全都撒在了姜意身上:“姜意,你别得意,我一定会打败你,碾压你!有本事,你就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一定要你输得彻底!”

一脸疑问站在原地目送曲桑宁推了他一把后快速离去,姜意:“?”

曲桑宁走后,戚宴清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直至他的背影全然消失不见。

目睹神仙哥哥身上的圣父光辉都暗淡了许多,姜意心内胜利的喜悦,在这一刻已经被彻底冲淡了。

他看见了戚宴清深藏眼底的落寞。

姜意忽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和曲桑宁争这个第一名了。

姜意想要安慰戚宴清,“戚先生。”

姜意的一声呼唤,戚宴清很快便回过了神。

注意到姜意小心翼翼的眼神,他抬手揉了揉姜意的脑袋,“桑宁就是这个性格,不要介意。”

姜意摇摇头,他介意什么呀!他一个局外人,干嘛要介意一个虚拟的人。他只是单纯的想安慰戚宴清罢了,“你不要伤心了。”

很是惊诧从姜意口中听到这句话,戚宴清原本破碎的心脏忽然觉得有些暖暖的,他没有直接回应姜意的这句话,反倒是看着姜意,目光充满了爱怜。

被自己喜欢过的人恶语相向,自己的小情敌一定很难过吧?竟然还要反过来安慰自己,戚宴清叹气,摸了摸姜意的后脑勺,动作带着十足的安抚意味。

被戚宴清揉脑袋的姜意舒服得眯上了自己的眼睛,心想:圣父哥哥一定很会养猫吧?这撸猫一般的手法,真舒服。

望着姜意舒服到眯眼睛,戚宴清难得的嘴角上扬,叹息着摇了摇头。

等到姜意听到叹气生满怀疑问的看向他,戚宴清更为无奈了:真不知该说这小家伙单纯呢,还是该说他没心没肺。

宽慰了姜意几句,仍旧放心不下的戚宴清一路将姜意送回了寝室。

回去的路上,他还给姜意买了许多小零食和日用品放在袋子里,看着前方拎着满满一大袋东西的戚宴清,姜意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圣父哥哥真好啊,孤身一人在陌生世界生存的姜意忽然觉得在这个世界能够遇见戚宴清这样好的人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对着姜意嘱咐了好几分钟,将买给姜意的东西递给他,戚宴清看着还在走神的姜意,“都记住了吗?”

姜意:“嗯?”

姜意刚在走神,戚宴清很不放心又嘱咐了几句,“零食在这个大袋子里,小袋子里是牙膏,牙刷还有创可贴和药品。”

姜意连连点头,“嗯。”

戚宴清是家中独子,姜意又生得讨喜,性格也乖巧,一时之间他竟全然将姜意当做了需要照顾的弟弟。

抱着一大袋东西,姜意:“谢谢戚先生!”

站在门口目送戚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