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东厂找夏宁,本公对你所说的‘乐子’拭目以待!”程英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一旁为他撑伞遮阳的小太监急忙上前。

余启蛰看着程英的身影渐渐走远,目光有些深沉,陆瑾在怀柔查出来余娇年幼时候就被程英带在身边,就连余娇这个名字都是程英给她取的,程英与余娇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这令余启蛰一直隐隐不安。

而余娇分明对幼时与程英有关的事没有任何记忆,可程英呢?他恐怕在余娇一入京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不然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将余娇认作义女。

刘裕的外室女,余启蛰对这个所谓的身世,已是愈发不信了。

他焦躁不安,是害怕有一日,余娇会被席卷进某种漩涡之中,而无法抽身。

“余侍读,你在等谁吗?”身后传来女子温柔的声音。

余启蛰回过身,看向来人。

薛轻裳站在不远处,身旁跟着两个丫鬟,见余启蛰看过来,她抬脚犹豫了下,缓缓走了过来。

她的眼睛微微红肿,眸子像是被水洗过,仰头看着余启蛰,“余侍读……”她微顿,咬了咬下唇瓣,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我从阿姐的长乐宫里过来的,阿姐都与我说了……”

余启蛰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静默了片刻,薛轻裳抿唇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揪着手中的帕子,有些艰涩的道,“我阿姐说的是真的吗?你是不是……不想与我结亲,无奈之下,才故意这样说的?”

“余某自幼便有疾在身,母亲四处带我求医问诊,后来为了余某这条命,便让余某在法华寺当了外门弟子。”余启蛰声音平淡的道,“我是明正七年中的童生,因先天不足,身子孱弱,无力再继续科考,直至去年,修养好身子才得以继续。昌乐县主若是不信,可差人去长奎打听。”

薛轻裳眼睛再次红了起来,眼睛里有泪光斑驳,她捏着手心的帕子,心里还是无法接受,余启蛰这样腹有诗书的谦谦君子怎么会与阉人一般呢?竟无法娶妻生子?

她心里百种滋味交杂,又是恨天妒英才,又是替余启蛰惋惜,又是替自个儿伤心,前几日她还那般欢喜,以为自己要得偿所愿了,会嫁给他,做他朝暮相伴的妻子,可今日就如晴天霹雳,叫她满腹痴念爱意都落了空。

泪珠子从薛轻裳的腮边滚落而下,她泪眼朦胧的痴痴望着余启蛰,似是鼓足了勇气,再次开口道,“我若是不在意这个,你可愿娶我?”

一旁的丫鬟听了这话,吓得脸色一变,赶紧看向四周,好在这里是皇宫,巡逻的侍卫离这边还很远,丫鬟伸手去扯了扯薛轻裳,想要提醒她慎言,自家小姐尊贵体面,哪里需要为了个寒门出身的男子这般委曲求全,若是传出去了还不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薛轻裳这会儿哪里还在意这个?阿姐在长乐宫里劝说了她许久,可她还是觉得满天下都再找不出一个如余启蛰这般叫她心动的男子了,只要一看到他,她便会满心欢喜,心里像是有花苞绽放,眼里就再也容不下旁人了。

只要能嫁给他,哪怕这辈子都无鱼水之欢,不能生育孩子,她心里也是甘愿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178xs.com。一起小说吧手机版阅读网址:m.178xs.com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