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木踌躇良久,终于忍不住道:“皇上,微臣能和你私下谈谈么?”

 一抹红晕飞上苏星然脸颊,她娇媚瞟了陈晓木一眼,笑吟吟道:“驸马,有什么事,等会路上再和朕说,现时朕很忙。”

 陈晓木一听就知道苏星然领会错了,忙补充道:“皇上,微臣所说是为公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用怪怪的眼神看向陈晓木。

 “完蛋了!”陈晓木暗叹一声,后悔自己说话不过脑子,这么容易让人想歪的话,竟然顺口就说了出来。

 一时间,房内的气氛都尴尬住了,苏星然心里虽抱怨陈晓木说话大大咧咧,但还是尽力稳住嘭嘭乱跳的小心脏,淡笑道:“既是公事,不妨说出来,让众位爱卿一起议一议。”

 陈晓木此刻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卫文和诸葛成让他劝劝苏星然之事,于是恳切道:“皇上,微臣是想劝您作为一国之君,为稳妥起见,还是不要亲率使团出访齐国。”

 苏星然二话不说,从衣袖里拿出一封请柬递给陈晓木,说道:“驸马,你先看看这个。”

 陈晓木接过请柬,打开一看,立马发现不对劲,这个所谓请柬正本上面的内容,和王展当时给自己的副本上内容根本不一样,也可以说这两个都是正本,因为苏星然的请柬上写的内容大致是,为重修齐郑两国间的友好关系,消除两国间发生的一些误会,齐国皇帝陛下,特借皇太后八十寿诞和举办文武盛会之机,诚邀郑国皇帝陛下,亲率使团,赴齐国进行友好洽谈。

 回头再看王展给自己的这份请柬内容,只是简单写着,吾皇素闻先生文釆斐然,下笔万言,倚马可待。故而,今借吾国举办文武盛会之机,诚邀先生赴会,一展盖世才华。

 两张请柬一对比,看似合情合理,实则是包藏祸心,再联想到姬尚和徐钰刚才所言,分明是想把郑国的这两个主要话事人在去齐国的路上,便下手给除掉,然后它们便可出兵,轻而易举占领郑鄂两国。

 看着手里的请柬,陈晓木突然发现,这两封请柬上的语句措辞,倒是很像后世人手笔,莫非这个齐皇也是个穿越者?

 陈晓木思绪正神游天外之时,耳边突听苏星然道:“驸马,当天齐国相国奉齐皇旨意送来请柬,邀朕前去齐国与齐皇一见,朕见其言辞诚恳,便应下了此事,朕乃是一国之君,总不能失信与人吧?”

 陈晓木心里不由一阵苦笑,心道:“终究还是你太好骗了,以为只要见面说两句好话,便能使两国之间化干戈为玉帛,可实际上人家连兰陵城都不想让你进!”

 “驸马,你怎么不说话?”苏星然蹙眉道。

 陈晓木忙道:“皇上,微臣思来想去,既然皇上已应允齐国使臣,去齐国一趟也无妨!”

 苏星然高兴道:“这么说,驸马赞成朕的齐国之行了?”

 陈晓木正要点头,就听卫文和诸葛成一连声咳嗽提醒,陈晓木向二人拱拱手,“请二位大人放心,下官既敢为皇上去齐国护驾,就一定能保证皇上万无一失回来。”

 卫文,诸葛成眼见陈晓木把话挑明,只能尴尬笑了笑,并没多说。

 这时侍卫来报,“禀皇上,厨房饭菜已好,厨子前来禀告,因天气寒冷,怕饭菜放凉,失去原有味道,故而请皇上早些用膳。”

 苏星然轻轻点头,“让厨房上菜吧!”

 侍卫走后,陈晓木忽然神秘道:“皇上,微臣在吃饭前,想给你看样东西。”

 苏星然好奇道:“哦!驸马要给朕看什么东西?”

 陈晓木从怀里掏出一样用红布包起来,外形方方正正的物品,放到苏星然面前,笑道:“皇上,咱们既是去为齐国皇太后祝寿,肯定得准备几件拿得出手的宝贝,作为贺礼。”

 苏星然沉吟着道:“朕已备好几件上好羽绒服作为此次贺礼,想必应是不差。”

 陈晓木淡笑一声,赞道:“还是皇上英明,只要此次送出的羽绒服能得到皇太后的夸奖,下面,便可名正言顺在齐国市场推出羽绒服,用不了多长时间,白花花的银子便会流向郑国国库。”

 苏星然含笑看了他一眼,娇嗔道:“就你鬼心眼子多,朕可没想到这些。”

 陈晓木提醒道:“皇上,快看看微臣给齐国皇太后准备的礼物,估计过几天也将在齐国市场上大卖。”

 苏星然满心好奇的揭开面前物品上的红布,顿时眼前出现一张似曾相识娇滴滴美人脸,看上去,简直是纤毫毕现,不由得被吓一跳,随着她脸部神情的变化,物品里的美人脸也跟着变化,瞪眼,张嘴,的表情,如影随形。

 “驸马,这是面镜子吗?”苏星然吃惊道。

 陈晓木点头道:“禀皇上,这确实是一面镜子,不过没有铜镜结实,要轻拿轻放。”

 “天啊!”苏星然叹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