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集市在本次开放第七天的最后一个时辰,关真人向整个空间内的所有人公告了集市即将关闭的通知。

 所有客人都必须在一个时辰内离开修真集市。若有任何人利用任何不合规的方式滞留在此,那么任何后果都必须自己承担。

 通知就是这么说的,暂时也没有人胆敢犯规。即使有刚刚知道这个集市的新人拖拖拉拉满口抱怨,也会有好心的老资格劝他不要犯蠢。从前也不是没有人企图钻空子,滞留在集市内,想借空间中的灵气来修炼,还躲在了某家店铺的仓库里,结果集市关闭后,他被人发现,就连性命都没保住。监市真人的剑可不会跟你客气。

 除非你有办法说服集市中任何一家店铺的老板,同意留下你做个小伙计,否则集市关闭的时候,你就得老老实实走人。

 李俪君已经完成过两波修炼,感觉体内灵力充沛,精神也很好,二红的状态也颇佳。两人便一块儿做了点乔装,换下原本身上的衣裳,改穿不同颜色的男装,甚至还换上了增高鞋,梳了男子的发髻,戴上男子的幞头。李俪君还给二红贴了两片小胡子。只要不是凑近了细看,她们以如今的形象出现在修真集市的人面前,多半是不会有人认出她们来的。

 李俪君本来就想趁着集市最后关闭前,离开的人最多的时候,瞅个空子,挤进前后两波人之间混出去。前一波的人进了正殿,后一波的人还没出来,这个时候就不会有人看到她从哪里钻出来。反正这时候走的人多,就算有歹人又想截道,也会冲着那些看起来更富裕的人去。她与二红扮得如此低调,应该是不会被当成目标的。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就在李俪君预备返回地面时,她心头忽生警兆,似乎危险即将再度来临。

 她顿时感到惊疑不定,心想自己和二红在土里苟了这么久,难道还有人会察觉到她们在这儿,准备对她们不利么?如果真是这么有本事的人,那又何必让她苟这么久?赶紧把她们揪出来干掉不行吗?

 李俪君皱着眉头犯愁的时候,二红一直在盯着手镜的画面,发现后院里几乎不停歇地冒出新的人来,又匆匆离去,前面的人还没消失,后头便有新人冒出。这个架势,她与小娘子如何能钻空子?

 二红跟李俪君说了,李俪君瞧了瞧手镜,有点怀疑心头的警兆指的是她们出去会被人轻易发现。

 可她们打消念头后,心头的警兆却越来越明显,这就不对劲了。

 难不成她们继续苟在后院的土地里,也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吗?莫非是有新的高人前来?来个修为比关真人高的,说不定就有可能会发现她与二红藏身于此,看来她们还是要尽快离开才行。

 李俪君一咬牙,决定要换一种方式离开。

 如果她钻出地面,会遇到危险,那不钻呢?她直接从地底下离开行不行?

 李俪君通过高空中的无人机,确定了一下自己的方位,选择了正东方向,开始用法术挖土。

 她打算打通一条通往老庙围墙外的地道,直接出现在附近的原野上。只要她不是从后院的地面下钻出来,应该不会被修真集市里的监市真人发现吧?筑基修士的神识也就是几十米而已,她索性挖出一条百米地道好了。反正她如今土系法术用得很溜,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挖完了,正好能赶在集市彻底关闭前远离。

 李俪君埋头挖土,偶尔还会让二红趁机练习一下法术。虽说二红没有土灵根,但金灵根可以御使利器挖掘,木灵根可以操纵藤蔓助力,哪怕二红灵力有限,多练习几回,也会渐渐熟练起来的。等灵力耗尽,她还可以坐到一旁打坐调息,闲时就用手镜观察老庙后院的动静,看修真集市的人几时走光。

 李俪君挖地道挖得挺顺利,没挖到什么不该挖的东西,也没有发出明显的声响,甚至没有挖穿过地下水层。

 这一点很让人惊讶。她知道老庙边上就是涝水,而且后院还有水井,并不算很深。按理说,她挖到地面五尺以下,很有可能会遇到地下水的。可她似乎有一种奇怪的直觉,每每感到土层下某个方位挖下去就会遇到不好的事,她就立刻改变位置方向,因此一路都挖得很顺。地道内部空间宽敞,土壁光滑平整不渗水,二红略弯一弯腰就能通过,她站直了身体,头上还有多余的空间。

 李俪君挖完一段,就会把之前的地道给重新用土填回去,有一个储物小瓷瓶做中转,她根本不需要为挖出来的泥土要如何处理而烦恼,也不用担心身后会有人察觉到地底下曾经有过一条地道。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再认为自己那“直觉”是正常的了。她以前可没那么厉害,仿佛有预知似的。她从前只有在即将遇到危险时,才会隐隐有所感觉罢了,绝对没有今天这么频繁和具体。就连回填泥土的时候,她都知道该如何回填才会不露破绽。

 考虑到她刚才藏身的是后土庙的地界,后土娘娘又屡次给了她回应,她觉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