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染可不管,直接上前检查了一下兄长和师父的情况,确定他们没事,这才对司马云深说道,“云深,你和他慢慢叙旧,我们先走了。”

 司马云深一看林染生气了,对翟临川也有了意见。原本他还想看在曾经是朋友的份上,给翟临川按排一份差事。

 可现在一看,还是算了。这翟临川拎不清,以后难免坏事,还是让他从哪来回哪去吧。

 至于叙旧,也算了。等他把小九安置好了再说,不然一会还不知道会听到什么不好的话。

 “临川,我们也下山吧。”司马云深对翟临川说完,看着已经走远了的林染一行,不由加快了脚步。

 翟临川看着,心里顿时不是滋味。看了看晕过去了的小九,翟临川招呼着其他手下把他抬了起来,往山下走去。

 林染下了山,亲自把师父和兄长各自送回了家。送完二人,她也没有急着回宫,而是直接回景王府去了。

 看到女儿回来,温碧君很是高兴,问道,“阿染,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皇上呢,没和你一起吗?”

 林染倒不瞒着,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娘亲。温碧君听了,生气的很,说道,“阿染,你做得不错。对于那种要伤害我们的人,我们可千万别心软。不然有一就有二,以后吃亏受伤害最终还是自己。别的不说,就拿娘亲曾经的闺蜜来讲,之前碍于情份虽然觉得她做事有些不妥,也没有远离,最后却差点害了你。”

 “娘亲,我知道,我不会当圣母的。”林染笑着回道。她虽然身为皇后,却不打算像别的皇后那样为了彰显自己的贤德处处为别人着想。

 司马云深下山后,直接指派了一个人去安顿翟临川一行。然后自己则急急忙忙找林染去了,可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不由急了。最后,不得不联系林染身边的人,这才知道她回景王府了。

 于是,他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景王府,看到林染的那一刻,不由松了一口气。

 温碧君看到二人都来了,也不急着让他们回去,而是留他们吃过午饭才让他们离开。

 危险解除,林染不打算和司马云深回宫了,直接对他说道,“云深,既然没有危险了,我打算在宫外住一段日子。你也知道,最近我事情多,忙的很。而住宫里来回不太方便,所以打算在宫外陪嫁的院子住几天。”

 司马云深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说道,“阿染,你忘了自己答应过我什么了?我知道你每天来回宫里比较辛苦,可看不到你我会担心的。当然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宫住,那我出宫来住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行?你是皇上,你怎么能住宫外呢?”林染直接反对。开玩笑,她现在这样每天往宫外跑,那些御史们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整天都弹劾她。如果司马云深被她拐带着住宫外,那些御史们估计要撕了她。

 “你还是皇后呢,你都能住宫外,我又怎么不可以?”司马云深反问道。如果林染真的坚持住宫外,他也只能妇唱夫随跟着住外面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